埃德蒙顿华人社区-Edmonton China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484|回复: 0

[其他] 教授转行做农民

[复制链接]
鲜花(149) 鸡蛋(1)
发表于 2022-11-24 14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老杨团队,追求完美;客户至上,服务到位!
我叫姜铭涛,59岁,现居美国威斯康星州马拉松郡。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我从山东农村走出国门,到加拿大读医学博士。九十年代,我又到美国读了博士后,并被一所大学聘为助理教授,过上了儿女双全、有房有车的体面中产生活。' |+ U4 j$ \% l" ~1 [# T7 `/ u5 s
" J$ O$ s0 `9 b% r

9 O  l" k8 |, B% q5 H* l对于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人来说,我好像是成功了,在象牙塔里爬了二十多年,终于变成家乡父老口中那个争气的孩子。但实验室长年枯燥的科研工作,越来越让我身心疲惫,甚至出现了季节性抑郁。' o( F5 ]! k8 Q" C
/ _$ ]2 Z8 M2 K
9 k8 h' O1 Q* r1 w
2009年,46岁的我选择结束科研工作,让下半生换一种活法。我办过球迷俱乐部,做过报社主编,还当过保险销售员,机缘巧合之下,我在美国买了片土地,最终成为一名农场主。
! O/ w! p0 _- I4 V7 ?3 p2 {. E  u) }  ]2 u+ Z: j
我的农场主要种当地特产花旗参,手里拿的是成熟的五年参。+ O& C8 I+ }+ f$ F2 O0 y
4 C0 q6 u3 D% {8 ]: d
; V( o" e" f; V4 J' N* Z+ T
这些年经常有人问我同一个问题:你一个学了20多年医的博士,不好好搞科研却跑去种地,到底咋想的?怎么说呢,用一句调侃的话就是“现在流的汗都是当初脑子进的水”。' P( V8 W' S. A) U# `
5 ~- I+ _: R- s+ [1 Y9 y

1 @# T  G( L: ]当年我16岁上大学,选择学医本来就不是我的初衷,更多是为了出路而非基于兴趣。事实也证明,比起整天在实验室里摆弄一堆药品、试剂和瓶瓶罐罐,我更喜欢开着拖拉机在农场里劳动。
9 q  X' B5 E- ]
: [, y5 i! @5 [" j! R3 U  V1 K" M" l9 [4 ^  U  ?

# v/ i8 j2 ]% m  q我祖籍山东,1963年在威海乳山银滩乡的一个农民家庭里出生。我的父亲因为口才好,能写得一手好字,被选去支援建设大三线,从农民变成了国家干部身份。我的母亲是一个只上过几天识字班的农村妇女,种地的同时还要拉扯养活我们兄弟姊妹四个。粮食紧张的时候,她就想办法用地瓜叶、榆钱、槐花填饱我们姐弟几个的肚子。
# x( q5 `1 F" h3 a. ]5 S! P, ^  C
5 m1 |2 }8 l$ B; @
; }5 d& e0 p  s. X/ i0 k8 G, I9 T我这人不算勤快,小时候尤其贪玩,但由于父亲常年不在家,我只能像个小大人一样跟着母亲去生产队干农活。冬天到大田里翻地、整平;春天到山坡上挖坑、种树;夏秋农忙季节帮着收庄稼、打场,上学路上我都背着个筐,沿路捡粪作肥料。1 I# M4 ?8 l/ S/ K$ D0 a$ D
) h" [/ f9 i. o6 e
4 [/ a7 J  T4 o0 i4 Y
记得小学四年级参加麦收,我因为干活积极被生产队记了4工分,那会儿一个成年男劳力也才8工分。因为农活干得好经常别夸,我在种地这件事上找到了一种特别的价值感。
7 o2 Y% F, b- ?
+ ]4 B& n; t" G, n# i  |7 h/ f: i
  x# D2 |) @1 K: V6 y) O; T0 h/ T在我上中学的时候,农村还在搞人民公社,学大寨,整天热热闹闹,乱乱哄哄的。学校对学习也不是特别重视,三天两头组织我们去参加劳动。有次劳动回来,班主任看着我满头大汗,就夸我“姜铭涛,你真是生产队长的好料子啊!”3 @( D0 R- d% o$ J' o7 j

3 \# _: A* x' o
( b- E: u# v2 l0 s& x
0 L4 I" z8 i' u* u4 p) y后来我在美国农场里开着拖拉机干活的时候,一想到这儿就乐。我这不就是如老师当年所愿,当上生产队长了么?
% _8 p1 r5 I9 \  e$ M) |' g! |# y- }' U- b. o

& X. p$ ]4 r+ Y2 O$ T# B/ Q过去没机会开这玩意儿,如今开起来非常开心。
2 U  j& i4 @1 U! ~
% q. F" o/ K, d: ~( o9 w. ^. C' q( \3 c1 m5 g; ]

. a7 k+ _. p1 a3 |/ }% Z. p3 ]1977年,国家开始恢复高考,有一天我正在生产队的地里劳动,忽然听到村里的大喇叭在播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联播节目,恍惚记得说是“符合招生条件的工、农、兵等都可以自愿报名,择优录取”什么的。同年冬天,乳山县要组建一个冲刺高考的重点班,我因为成绩好被选上了。; ^4 L& V; d; H0 k

; ?1 x8 f2 z  `7 f% b5 B5 e6 l, b8 p4 O, k+ f' {6 F1 S& Y
班里都是全县各个中学选拔上来的尖子生,第一次上英语课,有个县城的女同学上来就用英语来了个自我介绍,说“My name is XXX, I love 北京TAM!”什么的,说实话我根本不懂,但听着朗朗上口,羡慕得不得了。那时候我连26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乡下孩子就是想学也没那条件。% P  ?2 y; ?4 n

; h1 s/ j/ _# U+ b" k+ Y  T% M. _4 G3 @
1 [( T- Z3 `4 e; L; c9 s; B
由于基础相对较差,我开始拼命追赶。慢慢地,各科成绩越来越好,特别是语文和物理,就像打通了“任督”二脉,几次预考都是全班第一或第二。轮到高考的时候,我却出了个岔子。上考场前一天晚上,班主任老师看我没蚊帐就让我去他家睡,一换环境我更睡不着了,快天亮才眯着一会儿。上午第一门考数学,我脑袋昏沉沉的,试卷都没答完,最后只考了65分。) c1 C  |) p2 Z2 S
: E/ h' d, m+ i  l

. D' o# ]& o9 d& E, A2 }! `. B1 M2 a* i+ T# A9 v; L
当年总分320分以上可以读全国重点本科,280分以上能选择省级本科。我总分306分,没落榜,却失去很多学校的选择机会。填志愿的时候,班主任跟我说,“铭涛你去学医吧”。我很无知地问,“大学里面还有医学院?”老师说:“嗯,有,你记性好适合学医,这个成绩就报咱省医学院吧。”
" a, l8 r4 j: x
! M/ J' j( Y* R3 N
8 l5 y' z; q) y, A  K: P3 G3 f0 X. H
; G2 v5 E( P4 V# N: `6 k2 z( c: N, H, W! Y! E+ `9 {
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。高考前,我一直想着自己物理好,也喜欢工科,本打算学个工程专业,以后当个无线电工程师什么的,学医绝对是我从来没想到过的一个选项。我父亲觉得医生这个行业旱涝保收,稳当,也同意报这个。1 T  X: E8 ?& K8 k

6 F4 C% [0 H2 e
1 G8 O8 x% B% _3 n2 F1 L6 a- ~2 ?( C& |: |# C( u# u4 k# w
在那个时候,能上大学的喜悦很快就冲淡了我无法选择工科的失落。再说,对一个16岁的农村孩子来说,比起出路,兴趣又算得了什么呢?就这样,在阴差阳错之下,我报了山东医学院(现在的山东大学医学院),从此走上学医之路。+ S, B$ Q! l5 V! J/ B3 Z
/ P$ O6 E2 u' c1 E
9 U1 _' U; N  a' \. {! ]+ b* [
1979年,我来到了省会济南读大学。医学院本科阶段原本是五年制,我入学那年刚好赶上学校响应国家号召,要成立一个六年制的英语医学班。这次又把我选进去了,我很惊讶地问老师:我就考了35分,咋还选中我了呢?老师笑了一下,看着我说:不错啦,很多人才考了十几分。  o6 {* W  m9 i2 {
+ K6 O3 k. h& u8 P- U* N
5 r1 T+ Y7 D% H
4 x$ K9 W- _( W# z, z
看来不是我优秀,是其他人更差啊。后来进了英语医学班,我开始专攻英语及基础科目。在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下,英语基础打得很扎实。我两次参加学校竞赛都名列前茅,还作为主持人组织了几期竞赛,语感越来越好。
# \, x, A1 ?8 f1 |0 F) z
8 v6 O" |- i. s6 Z; x$ m$ x+ k2 U- p1 S* u" r* }7 A

8 g% |6 s7 \) O9 Y
& x9 n1 C$ N$ T相比英语,主攻的医学专业倒让我觉得少了很多乐趣。学医是个慢功夫活儿,本科阶段的医学知识重在打基础,有点偏文科性质,主要是记忆和理解。正如我高中班主任所说,我记忆力比较好,因此少了一些其他同学挑灯夜战的辛苦,也没有挂过科,但并不是真的喜欢这门学科。当时班里有位同学晕血,学校不得已同意他换了专业,这件事都让我羡慕了好久。, v( c1 {% e$ A! G- h, ^. ^( l) ]; F
( N( x9 v) x3 D& I* r

4 G. s( k+ C3 D$ Y" Y% l6 F8 D: M7 f5 W7 N* G1 n
在英语医学班学了六年后,转眼要毕业了,我想着学好临床能进医院当医生,就报考了本校的临床研究生,开始专攻小儿科心脏病医学研究。! ?0 l' X5 u( N& g: y6 \

( D) G" D4 G! L! q
; l! y2 x7 I5 ?; N! _2 ]4 M" a% `  g4 `' t. Q0 w' u
那时国内开始流行出国潮,我导师是从美国斯坦福大学留学回来的,在他的鼓励下,我于1987年参加了托福考试,打算为出国留学做准备。成绩出来我自己都吓坏了,满分670分,我考了650分,这个成绩在全国名列前茅,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。
% @4 z: d0 x% E8 E/ ?; K  q3 X6 T" A1 ~7 w" R& i
7 A: a& `* ~! H. m" R

6 R3 z# ~/ ?+ `1988年,我独自来到加拿大安大略大学,开始攻读心脏生理学博士。初到异国他乡的新鲜感并没有持续太久,几个月后的第一个冬天我就觉得情绪低落,时不时有些压抑。一方面是异国他乡文化的冲击,另一方面是被当地的气候条件困扰。- r& Q2 h3 |0 Z: {$ r

% D1 ~7 `' M3 ~5 Y. D. Y; l$ r6 P' A9 ~5 P7 e4 B* r& |- ?
/ p# P. d1 b4 l) _: ~3 z
出国之前,我一直生活在山东,习惯了四季分明的季节,而安大略省在北纬43度,地理位置相当于东北,冬天非常漫长,甚至到了四月底还看不到春暖花开的迹象。" h% C* a  _1 I  u2 l5 V& v
/ F$ b9 Q, T" X6 N
/ j1 V4 y, I( W' E' V1 L& c
: ~( E% m7 i) C: o* ]7 K9 m
1990年左右的照片,我在加拿大的户外穿着羽绒服。0 x% T( j# E3 }) d, @
3 E1 h8 W& k$ s4 O8 p$ f7 U% z

. @. i+ \2 b6 }0 n2 d! m/ r3 _7 E3 C- b7 X
幸好太太在一年后也来了加拿大,她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,研究生毕业前我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。她博士学校原本在美国,后来为了和我团聚转学到加拿大。1995年,我们一起完成了博士学业。毕业后我先在多伦多大学工作了一段时间,太太则考下实习医师资格。
4 l1 ^  Q; r7 }1 s+ ^6 J
& i; @5 O) r: }, N" G
5 J$ Q# m7 k5 B也可能是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的心理作怪,我内心有一种不到美国留学就没到顶的感觉。不久后,我争取到了去美国威斯康星州大学做博士后的机会,觉得那边发展前景和待遇可能会更好一些。太太如果去美国做医生,机会也会更多一些。权衡之后,我们全家人告别加拿大,于1996年来到了美国中西部的威斯康星州。
/ R' k+ l" L0 E8 O2 `  R
! P8 |- r9 q& u# T& }6 v& j/ F1 B  v+ c$ }6 s
在威斯康星州大学做博士后期间,我成功拿到了美国心脏病基金会的基金,转到威斯康星州立大学麦迪逊分校当上助理教授,从事心脏保护研究。美国心血管研究领域的旗舰杂志叫《循环研究》,那十年时间,我先后在这本杂志上发表过三篇文章。据说2005年的时候,浙江大学的老师如果能在这个杂志上发文章,一篇就能拿20万人民币的奖励。! b1 h0 L  @7 t$ X# F# b

4 ?7 ^1 A# d  C9 C! F6 j) D. _; l
; a/ y% g. c+ w. O2 c/ ?" d
后来我有一项研究成果被美国生理学会杂志采用, 并发社论称其为“里程碑发现”,认为我从理论上指出了线粒体离子通道对心肌保护理论的谬误。这项成果让我打破了对学术权威的迷信,却也因此感到一种失落。
( L" j! G: ~& _: e8 a! `4 K0 O2 [4 Z4 ]8 K- r1 w2 _
% M" x* q% E% d9 p6 f

$ _  l& h8 s3 V# ]每一项科研成果,背后都是多少个日夜的煎熬。可能只有热情,才能忽略掉高强度、长时间的工作投入和不对等收益之间的落差,才能克服科研中的那些沮丧时刻。对我而言,从选择专业的时候就忽略掉了“兴趣”这个关键因素,可以说一直是在忍耐中前行。' m) T" O! h$ l3 w
& \' ]% U$ ]% w3 |5 p, F% E

- }! C- {2 G0 b: S4 h* V% Q8 }: X
$ S$ x. v- x; ^9 t3 w美国助理教授的合同一般是一年一签,入职第二年开始,我的基础工资就按百分比减少,收入主要靠科研经费。这意味着我每年都必须做出点成绩来,压力就像山一样压在心里。除此以外,我还要经常参加校务会议、教务会议,每年给研究生讲几次课,哪一件事我都不敢懈怠。即使下班回家,我大部分时间也是坐在电脑前忙碌,总感觉每天都在高负荷地运转。
/ P! A& h3 G( G$ m) _- `! i7 g
7 n* U5 n% l8 z. y7 L! E
; {( l' O! o$ `- x# l1 b每年到了一二月份,我都会出现季节性抑郁,坚持了几年,情绪越来越差,身体也开始出现问题。后来检查发现是内分泌失调导致患上继发性低血糖,吃饭越吃越饿,情绪躁动不安,医生都建议我调养一段时间。
% P" _1 w. d/ n
7 u3 _1 i8 N8 ]
9 X5 o8 g/ A) o! p+ m那阵子,我就在想要不要换个活法,真的不想生命再这么浪费了。太太看我这么痛苦,对我说,“既然做得那么不开心,那就不要做了嘛。”于是,我在2007年正式辞去大学教职,开始走出实验室尝试不同的工作,还经常组织华人社区的一些公益活动。( ^, Z# \% J0 L% h5 c7 n: d# E( v
& o7 E9 D$ ~* V  A8 w' m+ h

5 E  j& ]4 n4 |; q) B$ b4 `: M. B5 [" n4 U) d, K
那年7月我看到中国球员易建联被雄鹿队选中,就在华人社区成立了“易建联球迷俱乐部”,因此认识了“姚明球迷俱乐部”的主席谢忠先生,后来他支持我做了华人报纸《密城时报》的主编。与此同时,我还做过一段时间保险投资,学会了与不同行业的人打交道,终于蜕掉了那层书生皮。2 X; L% F; I- M( d

( W+ J  s  P( ?1 S6 e* d8 l0 Y8 ]( Z
2 C) F# x/ W) ^" v) \: t/ s) C2009年,太太受聘到马拉松郡沃索市(Wausau)一家医院任主治医师,我们全家就一起搬过来了。沃索市(Wausau)是马拉松郡的县驻地,Wausau是印第安语,意思是“Far Away Place”(即遥远的地方)。最初是因为威斯康星河流经这里,吸引了早期移民来到这儿生活定居。这段一百多年的历史让我很受触动。美国这么肥沃的土地,汇集了世界各地的移民来开拓,为什么我们中国人不能做呢?
& L) t5 A9 l+ \, u& F8 ^$ c, s* r! S2 }% F) N
0 y0 M* A5 k# @1 ?5 d1 x
0 e; _7 _  L7 j( V/ c7 q
我经常和华人朋友开玩笑,你说咱们中国从800年前的明朝开始,郑和就已经七次下西洋,如果当时再大胆一些,说不定现在美国都说的是汉语,谁是“外乡人”还不一定呢!我想起老辈山东人“闯关东”谋生活的历史, 当时的想法是:既然我已经“下西洋”了,何不也在这边开疆拓土?
: K$ D) M3 m% z) H/ U- f! h0 O8 E2 ^6 S& ^, p# q% u7 G6 C

+ {: ]5 t# @3 ~5 `* \0 `那段时间最应该感谢的人是我太太,她做主治医师后,在经济上给了我选择的机会,让我辞职后无需忧虑眼前的面包和牛奶,可以放开手脚去寻找心中的诗和远方。刚到马拉松郡的时候,我经常到周边田间、山头去转转,闻着土地、森林和花草的芳香,越来越迷恋那种亲近大自然的感觉。( c% s0 j+ H+ H% `% M' F: X% d
+ ^! W( \0 S1 k4 P7 ?5 b: p

& {  a+ V) r/ T2 G* q# c: }, B% X. m
恰好那阵子在网上了解到蔬菜大棚,我就萌生了做日光大棚的想法,想学习中国东北的种菜经验,种点黄瓜、西红柿什么的。国内国外有些朋友知道我们搬到了马拉松郡,经常托我帮他们去买当地特产花旗参。我想它应该是个全球产业,反正都是种地,那不如直接种花旗参好了。- x3 V4 v8 P: A
' b& v1 l- j! j7 H9 l
$ S$ R  B( y; }' }

& f. D. R2 S. f0 Y# ?; i马拉松郡的花旗参产业很发达,这里每年都会召开参农现场交流会。* v2 a; x9 q* V
8 H, L0 o3 F6 P/ |  b

1 M9 U  g# x; _2 Z5 L, b. y俗话说隔行如隔山,这个道理我深有体会。在马拉松郡,花旗参大多都是家族性产业,种参的经验也是代代相传,一般不传给外人。何况我一个“外乡人”,想在白人农民为主的人参种植行业争一口饭吃,很难。0 l' O2 l  s" }; w
! A1 s! o3 o. q3 _! K
/ q2 f$ u5 J0 ], O/ W! m
刚开始,我只做和花旗参有关的营销工作。即便如此,有这么一张华人面孔突然出现在当地的参农群体里,我经常能感受到一些好奇,甚至是异样的眼光。0 w' m; k6 u; d/ v
0 H' }% @8 R9 e3 z# h
5 A0 K- q! X; u, I
有次我到参农合作社去拿货,走的时候把支票放在了经理办公桌上,可能他没有看到支票。本来这是个打电话问一下就能解决的小问题,他却直接发了一封措辞强烈的短信,说要通过律师诉讼我,让我感觉到了明显的敌意。
* s% e* z$ G: s% s5 Y  Q3 ?
/ f# d/ v- b3 Q" e
. t$ l) m6 W- p! x. X尽管初期经历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,我后来还是幸运地遇到了贵人,其中一位名叫大卫,他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,是一位曾三次远赴中东前线的退役上校。大卫是猛客家族参场(Monk Garden)的第三代传人,他的家族来自英格兰,在马拉松郡种参已有超过百年的历史。正是大卫的出现,才给我深入花旗参行业打开了一扇门。( A  e3 p  Z6 X; x* m" ]  y

6 T1 ?7 E7 U6 v  e$ r5 [) R2 R! x4 G6 W. }+ D
我们认识之后越聊越投机,很快就开始谈合作。我利用国内同学、朋友大量的人脉资源,帮他们家参场打开了中国的销售市场,并且与国内一家著名的中医药馆达成合作意向,取得了商标授权。
  a8 J/ S4 D" a8 T" w) B5 D) Y0 }3 Z* b
0 m% N% o* n& [

- G) b  m& T3 v, I. M( b3 Z那几年正赶上国内经济高速发展,花旗参市场也很火热。2009年在本地遇到一位国内商家的采购员,他说现在市场这么好,我们一起种植花旗参吧, 将来我买你的产品。就这样,我“以无知者无畏”的心态开始了创业之路。
2 C. B* F$ F2 u% W8 o& P; ^  P9 N

3 \1 R/ F" J  l$ S: {0 Z9 `' \从购买农场到学习开拖拉机、种植花旗参、管理农场,我的热情一发不可收拾,憧憬着从一介书生脱胎换骨为美国版的生产队长。对于我的选择,当时在朋友圈子里引起了一片哗然,有人为我点赞,也有人表示不解。但这些都不重要,因为我找到了自己的兴趣所在。
5 E" }5 L# o! X: c8 {5 W/ u+ {1 F$ v: x

& H/ z* k8 L# U+ d/ B9 ]* I8 a师父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,在实验室坐了几十年,突然到田间地头忙活,对我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挑战。从整地、打桩、播种、拉遮阳棚到修理农具、拖拉机都得从头学起, 除了流汗,有时候还会流血。; P; {" T; K/ x- M$ G
' M9 c& d0 }- e3 ^7 _8 d* G

5 ?0 e' f; H5 ?每开辟一个新的基地,我都难免受点伤,半路出家的水平还赶不上美国农民的童子功。说实话我真不服,想当年十几岁的年纪就能顶半个男劳力,现在有什么不行的?
0 ~  m2 Z$ q* w0 R
9 X' W; F% N$ I, R$ l3 W# L" U' k9 p/ i( J: n- l
要说种参最辛苦的力气活,应该算是每年播种后搭遮阳棚的工作,每英亩地要打上168根15厘米粗的木桩,再用300多米长、总重达1吨的钢丝绳搭成架子,用来固定透光透雨的遮阳篷。一根木头50多斤重,都是我自己一趟一趟去扛。忙一天下来身体会很累,不过心情是非常舒畅的。1 c: d7 P) h; H$ |  ~) i
; F" p1 [) \& x+ G% [+ R, o. @

1 E# K* p- |" [* y/ j搞农业很多时候要靠天吃饭,种参也一样。记得有一年秋天,我在朋友推荐下租了一片处女地,美国农业部的网站上显示这里的土壤性质是沙壤土,特别适合种花旗参,我就赶紧种上了。没想到第二年春天发芽时,很多参苗根部都出现了黄色锈斑,说明这里的土壤条件很差。8 q  [; u- X% P  G+ ~- b
. X- d1 ]; o. J* ^" P) I

) b- Z) a. o; s3 S0 ^按理说应该止损放弃,无奈第一年投入太大,我于心不忍就留下了参苗。第三年雪上加霜,遇到倒春寒天气,又冻死30%的参苗;第四年已经无法改变局面,只能想办法弥补损失,收获一部分有机参叶做茶,代价是收获的时候产量只有平常的1/3,可谓损失惨重。6 j9 J" G7 Y4 t4 L7 ^0 S( X# ^

4 `# i" [! c4 B' L" h6 b3 f% n- l8 G7 Z9 \2 R; y
那几年我经历了惨痛的教训,天天泡在地里风吹日晒,人也晒黑了不少,但我的心情和身体是越来越好。每天在农场里呼吸着土地的芬香,接触着本分的农民,在田野、山间和各地的花旗参商业圈出入,让我觉得生活中充满了色彩,抑郁情绪一去不返。3 V9 j( B8 C+ E3 A4 f: G* p- i
8 p( p7 x3 Y. \' F+ D, w/ _
  o$ _- O+ l& v% @+ S/ X2 r

/ C- R. a- i9 g# n" h来自陌生人的帮助,也让我的心态变好了很多。和周围一些老参农交流的时候,他们告诉我,原本大家怎么都不相信一个医学博士跑来种地当农民,肯定有什么企图吧?接触久了,他们发现我挺实在的,其实也是个像他们一样的大老粗,所以慢慢地都愿意帮我。这种感觉,就像我们国内说的“有人情味儿”。) i+ v/ P, r0 g

' c, S( X, R7 s4 \& K
2 i' c9 J" E2 W有一次我批发了8万美元的花旗参发到加州去,本来答应是一个月之后回款,后来对方没有及时回款,到交货款的时间我手头只有4万美元。仓库的老板就帮我垫了剩下的4万,避免了我发生违约,那会儿我才认识仓库老板三个多月,说明我们此前的合作经历让他对我很放心。
  W! ~+ I7 U8 C) ~9 ~4 [3 _) Q/ t5 o" y' z6 z: c3 m$ d5 J8 a0 K

- c, t( l! t5 [( u3 }这些朋友和我之前在学术圈接触到的高知群体有所不同,不会张口就是学术,一聊就是理想。他们更加务实,更容易满足,所以快乐来很简单,相处起来完全不会有心理负担。1 H  j5 j' H8 S

4 \0 T& C; B8 @# ^* r
$ I$ }" p8 f) d3 }在我交往的本地朋友里,有一个叫Bob的“奇人”,他文化程度不高,主要从事养殖及狩猎、采参。刚认识的时候,他主动提出来要给我办公室装饰一个稀有的孔雀模型,令我很感动。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他养的孔雀被冻死了,不得已才做成模型找我这种人买单。后来我们成了密友,我经常拿这事调侃Bob,而他每年都给我带来熊肉还有貂皮、熊皮这些好货。/ s0 D% l6 _; F* X+ X7 {) {
' R# C( _" J$ ^: f% f
' h- w' l2 r( l

8 |9 Y' Z4 a4 k4 ^7 Y, O从Bob身上,我见识了美国农民的精明能干,也学到了很多生活知识。有次Bob看见我那辆车刹车有偏差,二话不说直接爬到车底,用一枚钉子就解决了一侧液压漏油的问题,看得我这书生目瞪口呆。这些实用的生活技能,都是我过去在实验室里不可能学到的。
; Q3 C1 H0 W4 P
% r" B. K& C8 w4 G( u% n7 t! f. _+ m, V6 J, N, c
) Y- q$ C8 ~2 w% v4 O4 D( F& V
平时除了待在农场,我还经常参加当地的各种野外活动,比如每年9月1日开始的野山参采集季,很多周边的农民都会进山采参,我也不例外。在美国,各州及联邦法律规定对进山采参都有着明确的规定,会规定多少大小的不准采集;所有采到的参都不能私人买卖,必须由经纪人收货并注册认证。3 V; \. x" K7 A6 u6 z6 }$ i$ v

  ^# F8 w: r3 h; _9 X: ?5 X* G! Q) ?; s
看似不起眼的采参活动,实则有可能丢了性命,因为美国法律规定,除了国家森林与公园之外的地方都不准采集,私人领地同样不许进入。曾经有两兄弟进山采参后失踪,我们猜测有很大可能是跑到他人领地偷参被打死了。7 O0 Y7 K+ v$ s) p8 n! [

2 i/ a; `# c+ _# w& A* H5 F# @5 @3 U: ?. N/ P2 c) X
6 z  q' U5 D' o9 `& O
为了安全起见,每次进山我都会雇一位印第安人“老把头”做向导带我去,我称呼他“肯老大”。肯老大除了做向导,还是一位艺术家,人活得非常洒脱,从不攒钱,导致经常入不敷出。离婚后他因为付不起孩子抚养费三次被投进监狱,每次这家伙都写信向我求助。今年7月,我又去监狱帮他付了967美元的费用,还帮他重新获得了工作机会。
, |3 H. d- K; t4 ^4 I2 v. j# a, F
* J" d, \: i3 q/ b6 D+ O3 s/ k
! s& w/ f: y$ c2 d: ?
4 c7 x9 @+ R8 e; T到了冬季,我所在的威斯康星州还会举行为期十天的猎枪狩鹿季节,这是当地持续了百年的一项传统,一般都是男女老少齐上阵,爷爷、爸爸负责给儿孙传授狩猎技巧。根据州自然资源厅发布的数据,威斯康星大约两三百万头鹿,预计每年有20万头左右的鹿允许被合法狩猎,以维持生态平衡。
8 u# g5 R! H2 G; P( ^' R  I. B% e4 [- i/ ]% M3 H" S

1 X8 Y8 a1 G1 Y# O9 C为了能近距离体验狩猎活动,我也申请过狩鹿执照,并且接受了几个小时的枪支使用和安全教程培训。那天不到凌晨6点就起床出发,还要按规定穿上醒目的荧光橙色外套,防止被其他猎手当成鹿误伤。
6 `  w5 j& G- h' ?* @* z2 h$ q6 A6 t' ?5 i4 v! ]

' [: G7 n& Q, F1 \" y: Z$ R/ u1 p  v) I; W& z
鹿的嗅觉很灵敏,我头天晚上洗澡都特意没用沐浴露,就怕第二天被鹿闻到吓跑,可惜还是空手而归。之后几年我又试过很多次,经验多了,也会有一些不走运的鹿撞到我枪口下,那种“老猎手”的感觉还是不错的。7 Q3 F% P/ ?! m! z, k1 s6 m7 R
+ d7 V' L) }/ \7 ]( [" }

' ?8 Q' ^$ P4 w7 z4 _4 t- Z5 p; _9 Y  n. x0 B+ u
除了参加这些户外活动,我还在坚持做公益。2017年,参场种植完还余了不少种子,我想不如把剩下的种子都送给大家吧。美国各地其实有很多贫困山民是买不起种子的,有的连银行户头都没有。那年我一共送出去价值近10万人民币的种子,帮助到几百户山民。9 p% c( c, _, P

% x0 `7 t! h" ^" h* f5 n6 W
0 C3 V0 R' c  i/ k3 A8 X过去五年,我又免费向上千山民发放了1200万粒花旗参种子。按照十年之后10%的生存率粗略计算,将来至少可以带来大概500万美元的收益。' B$ w/ h& C  Y# h& i* K& q
3 @) {! E8 K( K% `

7 _3 ?  @" P/ {! f, P) \这些种子可以继续繁殖,不断繁殖,影响未来几代人。有个山民很认真地跟我说,“铭博(Dr. Ming)啊,将来我的孙子来找你的孙子卖野山参好不好啊?”,说完大家都开心大笑。别说,或许几十年后这个愿景还真能实现。
2 ?0 Q" p" k9 F: H% V5 ^+ Y' L8 q$ @' ?4 Q. B3 f( P

3 I' w/ ]. I$ q; E美国流行一个词儿叫“红脖子”,它是形容那些脖子被太阳晒得通红的白人农民,有种大老粗的意味在里面。现在我就是一个典型的“黄脖子”,生活简单,也算在喜欢的领域做出了一些成果。最早我只有两万美金起始资金和一把铁锨,如今发展出了5个种植基地、1个加工厂,还有自己的花旗参品牌。
9 p1 n: G0 t- A! N% Y3 y* b) c+ }% ?' d) s- ?1 N

2 }1 b" C. n# }2 B% k, l6 N  C' V种参的人都知道,人参味苦,通常三年开花,五六年才能结果,开花容易结果难。人生亦如人参,或是厚积薄发或是劫后余生,总要深深地扎根下去,经历那些难熬的日子,才能真正体会到结果的快乐。
& u' l5 a: J1 I9 P, X$ O# Q. }: o8 c5 r

* d- E% o- K# y6 d, }  X; r* F有句话叫“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,其次是现在”。能做喜欢的事情,同时有余力可以回馈社会,这些都让我觉得非常满足。我很庆幸自己在13年前选择走出书斋,回归自然。这是一场寻根之旅,让我开垦出了一片天地,找到了自己的乐园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我们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埃德蒙顿中文网

GMT-7, 2023-2-3 00:11 , Processed in 0.089318 second(s), 11 queries , Gzip On, APC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